38:你在怪我

有了这两兄妹的加入,路程就慢了许多。

先找了地方给二人买了几身新衣服,又找了一家客栈,从头到尾给他们洗了一遍。

当范成祥满心以为可以直接飞回宗门时,苏子静又开始闹起了幺蛾子,说什么也不肯用飞剑带人,而且还不让范成祥带,死活非要和他在一起。

范成祥说了她两句,她就气鼓鼓的开始不理人,怎么都哄不好。

其实筑基期的飞行速度和马跑起来的速度差不多,只是飞行时平缓,马车还要七拐八绕,相对来说会慢许多。

没办法,范成祥只能回城里买了两匹好马,兄妹俩一辆车,他和苏子静一辆车,这才让小祖宗满意,不再闹事。

不过某些时候,小祖宗寸土不让!

比如做饭时,苏子静绝对不让范成祥给兄妹二人做,就连引火都不让,兄妹俩要是不想挨饿,就只能靠自己。

第一天兄妹俩没准备,啃了一天的冷馒头,第二天路过小镇时才买到引火石。

比如吃烤肉时,兄妹俩馋得留口水,苏子静宁愿把她不爱吃的刺毛猪内脏丢掉,也不会分给他们一点。

而通常这时候小猫儿都会委屈的看着范成祥,嘴里说着没关系之类的大度话。

又比如上坡时,马儿跑不动,范成祥准备下去用灵力推马车,苏子静也不让,非要缠着他只推他们这辆,兄妹俩只能自己吭哧吭哧推,最后累个半死,第二天躺马车里全身酸疼,动不了。

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小猫儿练出气感,突破炼气一层才结束。

因为小猫儿突破,所以兄妹俩终于可以自己靠自己了,就算苏子静再刁难,他们也不会饿肚子。

范成祥看着粗神经往车里一躺就开始睡觉的苏子静,气得咬牙,也不知怎么的,这小祖宗突然就变难哄了。

他不知道的是,苏子静夜夜都在监视兄妹二人,虽然没发现什么,但她总觉得这二人,不,是那猫女有猫腻!

路上摇摇晃晃了一个半月,范成祥都快骨头颠散架时,他们才终于来到元仙门脚下的凡人城市——元仙城

元仙城算是修士和凡人同住的一个城市,门派内大部分弟子的父母都被接到这儿来,好方便弟子们就近照顾。

元仙城内人来人往,范成祥先把两辆马车低价卖掉,再花了四块灵石租了两辆宗门独有的木仙鹤,没两刻钟就到了缥缈峰。

刚下木仙鹤,范成祥还没安顿好兄妹二人,就被突如其来的威压压跪在地上,两个眼球发胀,一口鲜血喷出。

两兄妹虽不是在主要的威压范围内,却还是被余威给拍晕过去,双双往地上一倒没了知觉。

唯一能忍的苏子静护在范成祥身前,仇视着从山顶飞下的人影。

浮广真人早已等得不耐烦了,从他出关到现在,已经过去四个多月的时间,他原本还准备,若是再等几日,他们还不回来,自己就要亲自去寻人了!

浮广真人皱眉看着这个把他当作敌人的小徒弟,冷哼一声,呵斥道:“放肆!”

威压顺着他的呼吸朝苏子静打过去。

苏子静愣了愣,咬牙继续瞪着他,嘴唇一阵阵抖动,喉咙间发出类似野兽的怒吼。

范成祥虚弱无比,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强行拉着苏子静跪下,气若游丝的说道:“不知弟子做错何事,请师父明示!”

苏子静原本不服气,非要站起来,范成祥用力过度,又是一口鲜血喷出,苏子静这才老实,眼泪一颗一颗落下,瞪着浮广真人的目光像是要吃人。

“那你倒是说说,为何要带你师妹去万兽境!有没有经过老夫允许?”

范成祥紧紧捏着拳头,原来是因为这个!

他心里突然生出不甘,他虽不是浮广真人真心收的徒弟,可到底是在他名下的,现在问也不问,突然出手,打得他措手不及!

而且一个元婴真人,将所有威压聚集到自己一人身上,若他没有苏子静喂他服用的那株灵植相护,现在只怕早就在元婴真人的威压下丹田破碎,神识全毁了!

他这样想着,语气中自然带了出来,“师妹已经将后山的二阶妖兽都挑战了一遍,宗门已经没有她可以锻炼的地方,所以弟子才带她去磨练一番。师父当时在闭关进阶,弟子怕发传音符打扰到你,又想着我们最多一年能回,所以才没留信,但弟子在百务处留了口信,若您提前出关,只要一问便知……咳咳……”

范成祥忍不住咳了出来,一口带血的唾沫飞出,胸口登时火辣辣疼了起来。

浮广真人一眯眼,“你这是怪我了?”

“弟子不敢!弟子想着师父门下弟子不多,又恰好碰到一单水灵根的女孩,便准备带回来献给师父,谁知竟迎来师父的责怪,是弟子不孝,惹师父生如此大气,弟子该死!”范成祥苦涩的说道,话音刚落,他又咳出一大口血,最终还是坚持不住,晕倒在苏子静的怀里。

浮广真人的威压一顿,如潮水般退去,皱眉看着晕过去的范成祥,他丢出一个玉瓶,玉瓶骨碌碌滚到苏子静的膝盖边。

她捡起来就想扔,就听浮广真人说道:“这是给他治伤的,一个月服用一粒,不出一年,他的神识就能恢复了!”

苏子静的手一顿,揭开瓶盖,一股淡淡的药香扑鼻而来,让她精神一振,抬头又瞪了浮广真人两眼,最后还是没骨气的倒出一粒给范成祥服下。

她不管浮广真人走没走,抱起范成祥就去了木屋。

将他小心翼翼的放在自己的床上,一挥衣袖,被子枕头一一归位,她小心翼翼用引水术沾湿帕子,细心为范成祥清理脸上的血渍。

皱眉看着他身上被血染红的衣服,她偏头想了想,现在他睡着,是不是可以看看他的宝贝到底是什么?

一个邪恶的思想在苏子静脑海中诞生。

“它就像你的石头,轻易碰不得……要和你拼命……”范成祥的叮嘱犹在耳边。

苏子静赶紧甩甩头,将那想法从脑子里甩出去,十指结印,微风带着轻微水汽,将范成祥被血染红的衣服清洗干净,她才傻呆呆的趴在床边,直勾勾的看着他。